11

当前位置:首页 > 永安随笔 > 内容

那年,那路

仙居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5-09   字体:【  

  这是一条乡村公路,一条唯一通往外面世界的公路。它弯弯绕绕,曲曲折折,如一条迂回的带子,一路温柔妥帖地依着山势变化盘绕着,时而又在错落的农田和清冽的小溪边穿行着,沿途一个个小村庄的不经意客串映衬,勾勒出了一幅幅静谧美丽的乡村山水画。我的老家、我的母校就在这公路边的村里。这条长长的公路,记录了我许多的成长故事,凝固在生命的长河里。
 
  最早的记忆里,这条乡村公路还只是一条小石子铺成的路,它穿村而过,一天到晚,除了出工的村民和几个挑担的小贩经过,路上便没几个人。偶有几辆自行车驶过,大老远,便可听闻车子的铃声和哐当声,使这蜿蜒的公路更显幽静。由于位置的便利,公路,自然就成了孩子们玩闹聚众的乐园,也成了大人们信息交流的好去处。小孩子们在公路上追逐打闹,尽情撒欢,从没有因车子疾驰而过的惊恐,也没有汽车刺耳喇叭声的惊扰。早上,太阳还没露脸,路两边那两排长长的粗糙的石凳上,就陆续坐满了端着饭碗的人们。大家边吃着饭,边拉着嗓门,和着电线杆上高亢激昂的广播声聊开了。你说着今年的好收成,我拉个小孩开个粗俗的玩笑,初升的阳光里总是裹着阵阵开怀欢畅的笑声。夏夜,伴着点点昏黄的灯光,饭后的人们摇着蒲扇,又开始慢悠悠地向路边的长石凳聚拢。传奇见闻,家长里短,欢笑打闹,怒骂叫唤的声响,组成了一曲曲温柔的乡村协奏曲,在小村上空氤氲。时过多年,这些烙着时代印记的音效和画面的碎片,随着时光车轮的转动,都已被揉成一团团,一缕缕,温软地散落在我童年记忆的最深处。
 
  夏天的午后,太阳施展着威力,万物士气皆削,公路上暑气横行,只剩树上刺耳的蝉鸣在响彻着。我和妹妹执拗地站在公路边,手里攥着几分硬币,等着那声充满诱惑力的“卖棒冰喽!”的叫卖声的响起。公路上,被炙烤得滚烫的小石子不住地向双脚传递着阵阵热浪,汗水也开始在额头不断渗透。当那声悦耳的叫卖声由远而近时,山脚的拐弯处便会出现一个奋力蹬车的人。我们的目光全聚焦在他车后座上那个浅蓝色的木制箱子上,那个装满我所有童年幻想的小木箱。待车子驶近,我们就会雀跃地迎上去,喊着“买棒冰!买棒冰!”卖棒冰的师傅便会笑呵呵地跨下自行车,把车子停稳后,娴熟地打开后座那个木制箱子,掀起厚厚的棉被,小心地取出两支,递给我们。撕开简易的棒冰纸,晶莹透亮的冰块马上呈现眼前,轻轻地舔一口,所有的幸福美好瞬间在唇齿间融化,所有的满足期待又在目送浅蓝色小木箱离开时的公路尽头处延伸。
 
  外婆家就在公路边的另一个村子里,距我家大约5公里左右。在正月初二这个传统的走亲戚拜年的日子,去外婆家拜年成了惯例。大清早,妈妈就忙开了。半熟的大块肉、切好的豆腐干、油光锃亮的泡鲞 、鸡肉等,这些令我们垂涎的年货都被有序地装在一个拜年专用的手提小木桶里。满装食物的小木桶外面再套一个滤豆腐用的粗纱袋子,扎好袋口,提在手上,准备停当。爸爸拉出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一辆28英寸的永久牌自行车,他扶正龙头,一只脚跨上车架,端坐在坐垫上,双脚着地,稳好车子,笑眯眯地招呼我们上车。妈妈把袋子挂在车龙头上,然后蹲身麻利地抱起我,让我侧身坐在车前座的横档上,再抱着比我小三岁的妹妹坐上车后座,把妹妹放自己腿上。在爸爸的一声“出发喽”的发令声中,他一踩踏板,车子载着一家四口,已稳稳地行进在这条弯弯的公路上。一路上,车轮碾压着小石子,发出一阵阵欢快的噼啪声,我手扶车龙头,端坐在最佳观景点,享受着耳边清风的吟唱,眼前掠过帧帧山水画,心儿早已随着公路坡度起伏的变化而欢腾开来。清脆的车铃声,嘴里不成曲的小调,都洒满了狭长的公路。 
 
  公路边的一个乡政府所在村里,坐落着一所中心校,几十年来,培育了一茬又一茬的人才。这条公路,就成了学子们每天上下学必经的道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物质还比较匮乏的年代里,一个军用或自制的斜挎书包,一条装着铝制饭盒的网袋,成了当时学生身上流行的必备品。上下学时,长长的公路上常可见成群的学生。年纪稍大的孩子骑一辆自行车,打着口哨疾驰着,没学会骑车的或没车的便结伴步行着,一路打闹说笑。朝霞中,夕阳下,清寂的公路因他们的喧闹一下子活跃起来。
 
  到了就学的年龄,我和妹妹也相继进了这所学校。公路就在村外,离学校不远,午饭后,公路及学校周边的小山、小溪便成了我们消遣的好去处。采一束野花,撷一串野果,掬一捧溪水润喉,或玩几把水漂,童年的时光里总是写满无忧。而最难忘的,莫过于在公路上学自行车的记忆。
 
  记得读小学三年级那会儿,在同学的帮助下刚刚学会了骑自行车,那股兴奋劲儿就像发酵了一般疯长,怎么也按捺不住。饭碗一扔下,便推出一辆永久牌自行车,约上几个小伙伴,急着到公路上耍几手。所谓骑车,由于人矮车高,一开始其实就是一只脚踩住踏板,另一只脚穿过车子的三角架,踩住另一个踏板,屁股悬在半空,用力地蹬着。刚学时,不敢完整地踩一整圈,只能让部分链条承担全部的前进工作———踩半圈左右的踏板,再返回,再踩,再返,那有节奏的“沓沓”声带动着车子前进,速度不快又吃力。再后来,把控车子的能力强了,胆子也大了,就撅着屁股,佝偻着身子,用力地将踏板一踩到底,双脚协调地轮换着,身子也随着踏板的上下高低起伏着,满身的喜悦开始随着轮胎飞速的转动而升腾。等到个子再长高些,就可以把脚跨上三角架,让一半屁股坐在三角架的横档上,身子有了着落,双脚的负担也轻了。端坐在横档上的身子一下子挺直了,视野开阔了,人也精神了。等到能勉强坐到车子的坐垫,扭动着屁股踮起脚尖能一圈圈顺溜绕弯时,那便是最神气的时候了。飞速滚动的轮子压着公路上小石子的剥剥声,风拂过耳畔的呼呼声,仿佛自己成了世上最威风的人。
 
  那天中午,阳光正好,我手扶车把手,坐在高高的坐垫上,扭着腰奋力地踩着踏板,得意地沉浸在从坐横档到坐车垫的跨跃进步的喜悦中。公路两边的田野里,稻秧正绿得逼人,一派蓬勃,田里的几个农民,投来的目光里也夹带着几丝羡慕。我的满足感在逐渐膨胀,眼前这条高出田野三米多的公路仿佛成了一条星光大道,镁光灯下,我和我的“大永久”成了最注目的焦点。清风拂面,阳光轻柔,笑意已在嘴角不自觉地漾开,音乐课上刚学的曲儿也在心头急速酝酿,和着从头顶上空掠过的鸟儿的啼啭一起飞出喉咙:“小鸟在前面带路……”扭头看后面追跑的小伙伴,兴奋在体内冲击着,踏板也不由地加快了旋转的速度,车龙头也随之开始快乐地摇摆,左右晃动着。忽地,这条闪亮的“星光大道”轰地“塌”了,我一惊,想稳住,已来不及了。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稳稳地趴在稻田里,我的大永久也结结实实地压在我身上。从三米多高的公路到稻田,我演了一场真人版的连人带车“飞”稻田的特技,惊呆了田里的农人和同行的伙伴。所幸,承蒙软软的稻田的厚爱,飞车事件未对我的身体造成大碍,而年少时那不羁的狂妄,无拘的快乐,却永远地成为了现在的奢望和向往。
 
  受学校场地的限制,公路有时还会化身为体育课的跑道。在体育老师的带领下,我们这群出笼的小鸟一路雀跃着来到这条“跑道”。一番热身运动后,一声哨令,“鸟儿”们便如离弦的箭,撒欢在石子公路上,向目的地———邻村的桥头进发。正值春意肆虐的季节,一路的杨柳依依,一路的溪水潺潺,一路的嘻笑连连,没有体育老师的严厉呵斥,没有殊死拼搏的较量,也没有车来车往的恐慌,那只是一场春日里惬意的闲游。跑累了,放慢脚步,可以驻足赏赏溪边白鹅拨清波的闲致,不安分的男生捡块小石子,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小石子惊起鹅群四散,一场恶作剧正在上演。女孩们则更青睐于那抹醉人眼的桃红和柳绿,采折几枝,编一个花环,让斑斓的春天缠绕于黑发媚眼间,任大自然的气息在心间欢畅流淌。此时,公路两边那丛丛四溢的新绿、田间大片的姹紫嫣红和天边高远的蔚蓝,都成了我们这场跑步的最美帷幕。
 
  岁月在更迭,公路也在换新颜。到了九十年代,它已由石子路蜕变成水泥路。
 
  初三那年,我带着父母的殷殷希望,转学到了县城一所中学。初次离家,心里满盛的是对未知生活的迷茫和对家的依恋。那个早上,天色还未大亮,爸爸载着我骑行在这条蜿蜒的乡村公路上。我们准备先骑车到镇上,再将自行车停放在镇上亲戚家的店铺里,然后路上拦截搭乘开往县城的面包车。静寂的早晨,长长的公路空无一人,偶尔传来几声鸟儿的鸣叫,沉闷又冗长,回荡在山林里。我坐在车后座,车轮稳稳地转着圈,一寸一寸地丈量过光滑的水泥路面,没有了碾压小石子的噼啪声,只有链条牵引发出的机械的“咔咔”声响。我一下一下地数着,看着公路两边的树一棵一棵地在倒退。公路一边田里的稻子已在晨曦里开始弯下沉甸甸的腰身,昭示着丰收的希望,空气里飘荡着丝丝凉意,初秋的味道已那么清晰可辨。“学习一定要努力,一日三餐也要吃饱……”平时话不多的父亲这时候却格外唠叨起来。我随声应着,思绪却在不住翻腾:秋收在即,田里的稻子要收割,成堆的家务要料理,在我可以添把手的时候,却逃离了;离开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伙伴,未来会是怎样?长长的公路,缓行的自行车,揉和着各种情绪,如一团浓雾,绸绸的,粘粘的,萦绕在年少的心间。
 
  往后的求学和工作生涯中,公路就如一根线,串起了无数个回家时的欢喜和离家时的惆怅。公路也由水泥路翻新为柏油路,并几度改建加宽。路边地里的庄稼青了又黄,黄了又青,两侧的小树逐渐粗壮,沿途村庄低矮的房子也被越来越多的高楼替代。公路见证了时代的发展。
 
  时光的脚步跨进了新世纪,那个喜庆的日子里,我也跨进了人生的一段新历程。长长的公路上也被喜庆的红色渲染:成串的红色鞭炮,一字排开红色的焰火,婚车上那红红的双喜,及那灼人的红玫瑰把人带入一个红色的世界。车子启动了,车窗外,鞭炮声不绝,烟雾弥漫,公路两边熟悉的景,如电影镜头,在眼前切换:那条仿佛比儿时瘦小了一圈的长石凳,那刻着我们稚拙图画的电线杆,还有那闭着眼也能画出它模样的田野、群山,以及一张张熟悉的笑脸,都随着车子的前行在慢慢后退。
 
  后视镜内,乡村路景已渐行渐远,我收录起所有的镜头,举目望前,公路的延伸处,彩霞正满天。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作者:应微微】  【责任编辑:应倩颖】
点击排行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7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浙新办【2006】37号 浙ICP备13031868号-2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有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新闻热线】电视台:0576-87771999 | 电台:0576-87773846 | 节目热线:0576-87785588 0576-87785599 | 仙居新闻编辑部:0576-87821180 Email:xjunew@163.com
仙居新闻网 新闻热线:+86-0576-87816971 电子邮箱:xianjunews@126.com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