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当前位置:首页 > 永安随笔 > 内容

大 傻

仙居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5-16   字体:【  

  大傻原名刘健,村里人都管他叫老健。老健是怎么傻的,村里人说法不一。有说是学人做生意被骗光了钱,受刺激变傻的;有说是他老婆跟人跑了,把他给气傻的。但是无论哪种说法,有两点是确凿的:他是被骗了钱那年变傻的,而且钱被骗后他老婆也跟人跑了。所以也流传着一种说法:他的钱是他老婆合伙骗的,他老婆也是跟那个骗他钱的人跑的。虽然从没经过证实,但是村里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
 
  变傻后的老健每天在村里来来回回地走,嘴里念念有词,时而傻笑,时而阴着脸。村里的小孩见着他,远远就叫着大傻来了大傻来了,边躲着他边嘻嘻嘲笑他。但是他自顾自走着,自顾自说着,浑然不觉。其实除此之外,大傻倒也没什么特别不对劲的地方。跟着父母下地干活,手脚照样利索。村里给他安排了个拉垃圾的活,他从没有耽误过。别人有事叫他,跑个腿、搭把手什么的,他也从不推脱。村里有些人就冲着这一点,常有事没事地使唤他,比如,这几年靠养鱼发了家的刘大能。搓麻将时,让大傻跑腿去买包烟;鱼饲料送到了,叫大傻帮他背去仓库……很多人打趣大傻:“大傻,你别傻了,他把你当傻子,让你白白帮他干活呢!”但是大傻依旧无动于衷地犯着傻,从不接话,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卖力干活。
 
  时间一长,渐渐的,老健的名字被大傻取代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哪个先开始叫的。老健陌生得像是上辈子的事,大傻也好像天生就是傻的。甚至连老健的父母也把老健淡忘了,一口一个大傻地叫着。
 
  去年夏天,天气格外炎热,连着一个多月,天都没下过一滴雨,村头从没断过流的大溪接近干涸。因为村里的生活用水一直依赖这条溪,溪水一枯,村里人的生活节奏全被打乱了。村里的妇女甚至连个洗衣服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到井边打水上来洗。有人建议村主任租辆挖土机在溪滩上挖条深点的渠出来,也有人说这点事租挖土机来挖不至于,叫几个人人工挖个坑就解决了。但是村主任前些年家里装了水泵,地下水没枯,他家用水就不愁,对这档子事并不热情。“现在挖渠挖坑,下场暴雨,溪水一涨,又给冲没了,不是瞎折腾嘛!再等些天肯定会下雨的,咱们这里压根就没闹过旱灾,你们急什么!”就这样,眼瞅着溪水一日日干下去,村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一天下午,刘大能和村里几个跟他一样有钱有闲的哥们一起搓麻将,又聊起这事。“谁会管这无聊的事?上次老方他们还说找几个人挖一下,妈的,谁给工钱?没工钱谁会去挖?幸亏我当时跟着刘主任家一起装了水泵,不然我那一池子鱼真的就遭殃了。”旁边马上有人接他的话:“就是,挖渠挖坑哪有这么简便,没工钱,大傻都不会去!”大家纷纷表示赞同。可是这句话却激起了刘大能的兴致,他和他们打起赌来:让大傻去,大傻肯定会去!大伙问他为什么,他说:“为什么?因为他傻呀!”一旁的人哈哈大笑,竟真的下了赌注:要是大傻肯去挖,他们就每人给刘大能一包烟,反之,则刘大能给他们每人一包烟。刘大能信心十足地答应下来。
 
  这天下午,大傻经过刘大能家门口时,刘大能叫住他,把村里需要挖坑这事跟大傻说了。还跟他说:“大傻,你要是把溪坑挖好了,这村里肯定人人都夸你厉害!”大傻还是自说自话,没答应也没拒绝。但是第二天一早,就有人看见大傻拿着撬棍和锄头在溪里挖起来了。大家说还是刘大能厉害,又赚了香烟,又把溪坑的事给解决了。几天下来,大傻果真在溪里挖了个三米来宽半米多深的坑,还在坑边铺了四五块又大又平整的大石头,专门供洗衣服的人用。从那以后,每天清晨、傍晚,溪里都聚满了前去洗衣服的妇女。大家一致称赞刘大能,这坏使得真叫好!
 
  后来,大家发现大傻隔三岔五地在水坑里忙活。因为水坑的水流动得慢,很容易就污染了,甚至几天就长出绿藻来。大傻一见到水脏,就来清理一番。时间久了,大家渐渐忘了刘大能打赌的事,见大傻从溪里回来,总要跟他寒暄:“大傻,又去溪滩了?你老真勤力!”妇女们在溪滩洗衣,也总聊起大傻:“这个水窟窿,多亏了大傻,不然我们连个洗衣裳的地方都没有。”
 
  夏天很快进入尾声,天气终于开始转变,每天下午都来场酣畅淋漓的雷雨,溪水又涨了回来。溪面上几个低凹处都形成了大大的水塘。大傻又忙活着在这些水塘边铺上新的平整的大石头。这样一来,连邻村的妇女都被吸引到这些水塘边来洗衣服。一提到大傻,个个都说:大傻虽傻,人老真勤快!慢慢地,村里人对大傻的态度转变了不少,看到大傻都主动打招呼,即便大傻从来没有应答过,连取笑他的小孩子也个个对他恭恭敬敬的。
 
  九月底,受东南沿海一个台风的影响,溪水一度暴涨到溪坝边缘。台风登陆的那晚,屋外更是风雨交加,不时听到屋瓦吹落地、窗户砰砰响的声音,后来干脆连电都停了,恐怖不祥的气氛整夜笼罩着全村。村干部们安排了轮流值班,每隔半个小时就到村口查看洪水水位。
 
  第二天天亮,雨才算渐渐收住。但是,这一天,平日从早到晚在村里来回走的大傻始终不见踪影,只有大傻妈在村里到处打听大傻的下落。直到下午水位退去半截,大傻一直都没露面,但值班的村干部在退出水面的溪坝台阶处发现了大傻的锄头。村里开始骚动不安,大家都觉得事情不太妙。刘大能更是觉得不对劲,忙叫上那帮一起打赌的哥们出村去找人。日落时分,才在下游蓄的水池里发现大傻的尸体。
 
  大傻的死又一次让他成为村里的焦点。大傻父母虽然早已接受大傻变傻的事实,但是对于大傻的死一样悲痛欲绝,大傻妈几度晕厥,一醒来就哭天喊地:“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老天啊,你怎么不让我先死啊!昨晚停电前我明明看他在家里的,大傻啊,你怎么能撇下我们两个老头老太婆不管啊!”看到这一幕村里的人个个痛心不已,很多前来安慰的妇女,在一旁跟着落泪。事情具体经过谁也不清楚,但大家心里却都明白:大傻肯定是惦记着他铺好石头的水塘,停电后又背着锄头走到了台阶这里。
 
  大傻的死还让另一个人备受折磨———刘大能。他总觉得这事跟自己脱不了干系,即便大傻父母从头到尾都在埋怨命运,根本没往这层想,刘大能还是不能原谅自己。为了弥补自己的罪过,他就主动帮着大傻父母操办了大傻的后事,又出钱又出力的。大傻出殡那天,村里大大小小的几乎都到齐了,大家边安慰大傻父母,边往他们手里塞进一笔笔“祭礼”。刘大能一直站在大傻父母身边,沉默不语。大傻下葬时,大傻妈流泪不止,却哭不出声音。刘大能扶着她,凑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大傻妈这才放声痛哭起来。
 
  后来村里人都在传刘大能那天说的是:“大娘,以后你和大爷有我给你们养老送终!”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作者:张燕翔】  【责任编辑:应倩颖】
点击排行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7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浙新办【2006】37号 浙ICP备13031868号-2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有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新闻热线】电视台:0576-87771999 | 电台:0576-87773846 | 节目热线:0576-87785588 0576-87785599 | 仙居新闻编辑部:0576-87821180 Email:xjunew@163.com
仙居新闻网 新闻热线:+86-0576-87816971 电子邮箱:xianjunews@126.com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