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当前位置:首页 > 永安随笔 > 内容

水 潺

仙居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5-16   字体:【  

  我非常喜欢吃水潺这种食品。
 
  对于水潺的认识来源于幼年时,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农村很穷,餐桌上的菜很少,肉类更少。这时,从白水洋来仙居串家走户的货郎很受欢迎。他们肩上挑着担子,叫卖咸虾皮、带鱼、海带等,还有烤头鱼。这种腌制过的黄色的、手指般长粗的烤头鱼,因为价格便宜,花一点钱可以买上一袋,拿回家在锅里放点油炸一下,香气四溢,在早餐配上稀饭,很好吃。上学后住校,母亲也会给我们带上一玻璃瓶的烤头鱼,成为我学生时代的一个回忆。
 
  有天在王安村姑妈家里玩,刚好有货郎在院子里叫卖烤头鱼,姑父告诉我,烤头鱼,椒江人叫水潺。
 
  第一次见到新鲜水潺是在1992年,我到当时椒江市金三角加油站附近解放路28号的椒江市橡胶厂打工。那时,这里很荒凉,厂门口是一片荒地,路两边还有几个坟墓在那里。我们厂挨着一条小河,沿岸两边的住户的生活垃圾污水都往河里倒,黑黑的河水脏且臭,不时有小船开过,河里波浪翻滚,引发臭味阵阵。
 
  我们厂里有职工几十个人,一个叫“老林”的当地老头在那里给我们做饭。老头很烂很懒,菜做得脏兮兮的,实在难以下咽。想到外边餐馆吃点好的改善一下伙食,但实在是囊中羞涩,老板开给我的工钱太低,90年代我每月工资单上是120元的工资。如果请假什么的还要扣钱,每个月吃用再买些生活用品就所剩无几了。我现在感觉最对不起的是自己的弟弟,哥哥出来打工赚钱了,他还在读书,可我却没有给他资助过钱。因为我当时真的缺钱。
 
  我在厂里做销售,全国各地跑。很忙,每天忙忙碌碌地发货送货要货款。那时的三角债非常厉害,往往是发了货但收不到货款。老板有些刻薄,我的工作压力非常大,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或者胡乱的做恶梦,但荷包里又没有多少钱。
 
  厂边上的解放路口有一排平房,平房里有三个兄弟各自挨着开了小餐馆。
 
  实在馋了,就去门口的那间小餐馆很奢侈地吃碗面,老板问,你要炒点什么菜吗?我底气不足地说不需要。
 
  有一次又去吃面,老板说,你来个菜吧,这些水潺很便宜的,只要几块钱就可以要一份。
 
  于是, 我要了一份,这是我第一次吃到新鲜的红烧水潺,也就是烤头鱼的前身。
 
  水潺上来了,很鲜美,很柔软,吃到嘴里马上化开了。真是物美价廉的好东西啊。从此我每次到这家餐馆吃饭总要点上一份水潺。
 
  当时的椒江文化氛围也不浓,想看点杂志和书都很少,十字码头医院边上有个图书馆可以免费看报纸,偶尔会去几次,可它却经常不开放。后来有一次发现在青年路烈士陵园附近有个图书馆,可以看看报纸看看书,但同样我们下班它们也下班了。老板希望我一天24小时守在厂里,有时发现我下班后去看书去了,他会很不高兴地呵斥。
 
  在这种情况下,那段时间我是不开心的,为自己渺渺茫茫的前途而伤悲,我几乎看不到自己的出路,我不知道前途在哪?未来在哪?
 
  那段岁月里水潺成为我一个美好的回忆。
 
  后来,我离开了椒江,但在其他地方是吃不到这么鲜的水潺的,因为椒江离海近,其他地方的海鲜都没有这里鲜。只是每次吃海鲜时,我总要点上一个红烧水潺,因为深深地爱上吃水潺。
 
  时光如梭,青春的记忆仿佛一转眼间就蒙上了薄薄的纱,这些年,我曾走过万水千山,也经历了很多原以为自己承受不起的东西,但我们一直倔强地活着,任时光流逝匆匆。
 
  后来,我认识了某个女孩,有次去椒江,车站里,看到一片夕阳流光溢彩地照在她身上,风吹起她的长发和她的衣角,长长的背影很好看。晚上她带我去吃海鲜大餐,她给我点了很多的海鲜,我说,我要一份水潺。在柔和的灯光下,和喜欢的人一起吃饭,有风吹过来,温和的,外边的月亮很明亮。
 
  电视里正在播放周星驰的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对紫霞说:“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椒江的岸边,月下的海岸,码头的轮船。“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皎洁的明月,潋滟的波光,明净的天空,汀上的蒹葭苍苍,我想紫霞也应该是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时刻飞蛾扑火般地爱上至尊宝的吧?
 
  一不留神过去很久了,后来我们分手了。感觉依然熟悉,但回忆却又模糊,只是那个纯真可爱的形象一直停留在我的脑海里。
 
  后来,我也曾多次到饭店里吃海鲜,也照样要点一份水潺,但却再也吃不到那次水潺的鲜美。
 
  我曾到椒江去寻找当年打过工的解放路28号,但那里已夷为一片平地。那条河也早已填平消失,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已经找不到当年的痕迹。
 
  那晚,我一个人来到一个海鲜面馆,老板过来问我要吃点什么,我说要一碗水潺面。一会儿工夫,水潺面端上来了摆在眼前,面汤冒出热气腾腾的雾气,蒙上了我的眼镜,很模糊,但从镜片里我仿佛看到了许多过去的往事,在慢慢回放:
 
  我看到我的孤独与寂寞;
 
  我看到了那年初到椒江打工时举目无亲无助落寞的神情;
 
  我看到了第一次和她吃饭时真诚、温暖的笑容。
 
  我看到了我的快乐与不快乐……
 
  我看到紫霞在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可我猜不着这结局。”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作者:杨 坚】  【责任编辑:应倩颖】
点击排行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7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浙新办【2006】37号 浙ICP备13031868号-2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有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新闻热线】电视台:0576-87771999 | 电台:0576-87773846 | 节目热线:0576-87785588 0576-87785599 | 仙居新闻编辑部:0576-87821180 Email:xjunew@163.com
仙居新闻网 新闻热线:+86-0576-87816971 电子邮箱:xianjunews@126.com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